微信
咨询热线:13304195236
咨询邮箱:420070786@qq.com
您的位置: 首页 > 网站新闻 > 互联网大佬心里都有个“郭德纲”,恨欺师灭祖,吃里扒外!
互联网大佬心里都有个“郭德纲”,恨欺师灭祖,吃里扒外!
发表日期:2016-09-18   文章编辑:网络    浏览次数:762
1473733482-9187-1463352-a6e70f6bd78caae1


从郭德纲微博声明“清理门户”,到曹云金发长文力数郭德纲十宗罪,昔日师徒已彻底反目成仇,更掀起了一场排山倒海的舆论风暴。

是非曲直,孰是孰非,小编无意妄断。事实上,这样的桥段不仅是在相声界,在互联网圈子里也是屡见不鲜,如何在自己亲手提拔的爱将离开时,确保公司与股东利益不受挑战,同时在道义情感上处理得当,很是考验着企业家的人性与智慧。

今天,我们不妨来盘点下互联网大佬与爱将之间的恩怨纠葛。企业家的格局与胸怀在此完全展现,没有躲藏修饰的余地。

任正非李一男VS

1473733484-2815-1463352-d0235beed0c76442


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....冥冥之中,这句话似是印证了李一男的人生轨迹。

李一男是业内公认的“天才”,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的李一男,23岁硕士毕业加入了华为,仅半个月就升任主任工程师,两年被提拔为公司总工程师/中央研究部总裁,27岁就登上华为副总裁的宝座。一连串跳跃式的升迁让人可望而不可及。

李一男的聪明才智和领袖风范,深受任正非喜爱和欣赏,两人关系一度情同父子。30岁时,李一男已经把华为带过了200亿的大关,外界舆论盛传,李一男将接替任正非的位子,管理华为。

但即使是这份得天独厚的青睐有加,也远远满足不了李一男的野心。在华为工作7年后,也就是2000年,趁着华为鼓励员工内部创业的契机,李一男决定自立门户。带着和华为股权结算价值1000多万元的设备,以及任正非的信任(当年李一男离开深圳之际,向来行事低调的任正非特地在五洲宾馆设宴,为李一男壮行),在北京组建了港湾网络有限公司。

但事情的发展总不在预定的轨道上,“自由”了的李一男很快就不再满足于做分销商,不仅背叛了与华为的承诺,暗自挖走公司的大批骨干,更堂而皇之的推出属于港湾自己的产品。以至于时态愈演愈烈,发展到了在华为嘴里夺食,争抢华为客户的地步,华为业绩因此收到了严重影响。

被彻底激怒任正非对这位昔日爱徒不再姑息,调拨4亿经费成立了著名的华为“打港办”。凡是有港湾参与的领域,都有华为的身影,而且会不惜一切代打压对方。据说,有港湾参与竞标的项目,华为即便赔本也要拿下。在这场消耗战中,港湾彻底败了。

挣扎中的李一男希望通过上市摆脱困境,却收到了华为的律师函,称港湾多款产品侵犯华为的知识产权。被逼上绝路的港湾,又找到买主西门子准备出手,却最终遭到了放弃,而是由华为于2006年收购了港湾的核心资产。

之后,李回到华为上班,华为发了《任正非内部讲话欢迎李一男重回华为怀抱》一文,提到:“如果华为容不下你们,何以容天下,何以容得下其他小公司。”对于之前的分歧和矛盾,讲话里回应道“分分合合是历史的规律。患难夫妻也会有生生死死、恩恩怨怨,岂能白头呢?只要大家是真诚的,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。”

这次回来,李一男出任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,不仅被剥夺了重大事件的决策权和参与权,更只能干些技术之外的事。

两年后,二度离开的李一男先后出任过百度首席技术官,中国移动12580的CEO,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。2015年创办北京牛电科技有限公司,却在2015年6月3日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2016年3月15日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。

有人说,送李一男进监狱的,正是任正非。

不管真相是非如何,李一男的结局都让人扼腕叹息。

丁磊唐岩VS

1473733483-5257-1463352-6f6c22d7740884a8


早年,因黄晋章推荐,非科班出生的唐岩加入了网易评论频道。没想到的是,一路升迁竟成了总编辑。

然而,在网易真正造血的永动机是游戏,而非门户。丁磊对门户的态度是不支持不反对,这导致门户事业部的人特别的抱团。李勇、方三文、唐岩当时隔三差五便去吃饭打牌,日子过的也算逍遥。

看着互联网遍地的创业机会,唐岩最终也按耐不住。2011年9月,唐岩离职。网易在内部邮件中特别感谢了唐岩之前所做的贡献,还预祝他未来事业成功。

唐岩从网易辞职之后正式创办了陌陌,随后陌陌竟然奇迹般地在移动互联网崛起。对比网易倾尽全力打造的移动社交产品易信,却成了鸡肋,而陌陌却凭借着陌生人社交从微信口中分了一杯羹。导火索就此埋下。

矛盾的激化是在陌陌赴美上市前夜,网易突发声明控诉前网易总编、现陌陌创始人兼CEO唐岩在网易工作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,私创“陌陌”,丧失基本职业操守,并向其妻公司输送上百万元经济利益。

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,在起底唐岩的公告里,网易最后提出:“在网易工作期间,因个人作风问题曾被中国警方拘留10日,未就此事向公司如实通报。”

上市前夕前来搅局,绝非“善类”,影响殊大。唐岩并未发声,但在纳斯达克敲钟现场他竖起中指,被疑回应网易。

两人瞬间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人们开始了各种猜疑,丁磊对之前的创业者都默不作声,为何如此针对唐岩。而与丁磊的行为完全不同,前同事们和业内人士却纷纷发文力挺唐岩。

有资深人士分析,陌陌在移动游戏领域的成功让丁磊不仅仅是眼红,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威胁。微信和手机QQ自然奠定了腾讯这个老大的位置,这也是丁磊无法觊觎的。但是如果任由陌陌移动游戏继续发展下去,取代网易游戏老二位置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周鸿祎傅盛VS

1473733485-8719-1463352-9fa91dd21dce24ad


2006年3月,周鸿祎出任奇虎公司董事长,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门户和搜索上。彼时,360安全卫士在公司内部只是一个不被关注的小项目,项目组只有傅盛和另外一个程序员,由于距离主营业务过远,渐渐便处于一种无人问津的状态。

在公司没有给出多少资源和财力的情况下,为了队伍能够壮大,当时很多员工都是傅盛从轮坛的热心用户中挖掘,再苦口婆心的招到北京。360安全卫士的成长喜人,成长为千万级用户的互联网客户端产品,到2008年3月,360安全卫士已成为公司最核心的业务。

铁腕的周鸿祎开始强势介入,想要掌握对产品的控制权。其他部门的人也是虎视眈眈,欲来分一杯羹,而分蛋糕,都要按资排辈的,公司大小老板、老臣嫡系,拿大的,其他团队拿小的,到傅盛这里已所剩无多。与周的冲突及公司内部利益分配的不均,最终在2008年8月,周鸿祎宣布进军免费杀毒的同时,傅盛黯然离开。

离开后的傅盛与360签订了严苛的18个月竞业禁止协议,期满后傅盛创办可牛。2010年,金山安全与可牛正式合并成独立公司。傅盛出任金山网络CEO(金山网络后更名为猎豹移动)

这里还有一个插曲,此前在雷军准备投资傅盛做可牛影像软件时,雷军就收到周鸿祎的带话:不要接受傅盛,接受就是作对。雷军也带话给周鸿祎:第一,傅盛给你打了几年工,但不意味着一辈子是你的人,卖给你了。第二,我跟傅盛讨论的业务不跟360竞争。第三,你让我不投资前360员工,可你投资了多少金山前员工?

但事态并未因为扭转,刚刚发布不到5分钟的可牛杀毒立时被360安全卫士拦截。在多次联系未果后,傅盛通过网络向周鸿祎发出一连串质问:“为了自己商业利益违背用户需求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没人奢望你变得高尚,但你至少别喊的那么虚伪。”

双方愈演愈烈,360软件管家里干脆直接去掉了“可牛影像”、“可牛杀毒”等可牛产品的下载。而在周鸿祎推出“扣扣保镖”紧盯QQ的同时,傅盛也立即扑上,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”,推出“361特警”扑杀360安全卫士。

在这期间,奇虎360更在香港高院起诉傅盛,称傅盛及他创办的北京可牛科技利用奇虎机密资料,开发电脑安全软件“可牛免费杀毒”,该软件与奇虎的“360杀毒”相似。奇虎称傅盛违反保密责任,并且“挖走”奇虎前员工,因此声明奇虎有权以1元人民币价格回购傅盛获得的20万股奇虎股份。据奇虎360当时股价计算,20万奇虎股份价值近2700万元。

作为回应,傅盛在个人微博上高调驳斥,指责奇虎“打黑枪”,歪曲事实,同时曝光奇虎历史“丑闻”,并与现任奇虎高管石晓虹展开骂战。

傅盛甚至激动到称要不是身为金山网络CEO,自己"早提刀子上去了"。

对于两人之间的是非恩怨众所纷纭,真相始终不被外人所知。其中傅盛版本说是其作为360之父,功高盖主,不断遭受周的猜疑和排挤,被迫出走,周出于亏欠而给了他20万股期权。而与此相反的版本是360首席架构师李钊提供的,李的说法是周鸿祎因爱才而过于姑息袒护傅盛,以至傅尾大不掉,野心膨胀,成为公司毒瘤,甚至在职期创办私人公司,周只能舍弃傅,但出于爱才依然给了傅期权,而傅离职后违反竞业限制,却索要期权,诋毁周鸿祎。

如今,这段当年沸沸扬扬的口水战已渐成往事,正如傅盛所说:“我跟周鸿祎两个人,会在这个行业里共存很长时间。互联网是个大舞台,我们都能在这里实现各自的梦想,而不是战胜彼此。所谓战争,是出于不安全感本身,要把对方弄死,其实,谁都不可能搞死谁。抓住国际市场和上市,猎豹好不容易走出360的阴影,我们若还是盯着它打,那就表示还没走出它的阴影。”

柳传志孙宏斌VS

1473733486-3298-1463352-c70d25c102c866e4


1989 年,那时候的联想正走到创业以来最关键的十字路口。自1984 年以来,联想靠联想汉卡从中关村崛起,迅速发展成一家规模不小、声名显赫的公司。然而,也是在这个时候,危机蹑足而至。创业精神有消退的先兆,创业元老把持各个重要岗位,却缺乏决战的血性。柳传志必须要找到新鲜的血液,让公司重新焕发创业的激情。

柳传志言出必行,不仅开始大量招聘年轻人,而且大胆提拔,培养出一批年轻管理层,这其中,尤属孙宏斌最为耀眼。

来到联想的孙宏斌如同开挂了一般,他原是销售部一个很普通的职员,可是几个月后,就因业绩卓越受到提拔。1989 年10 月,联想成立企业部,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产品的全国分销业务,25 岁的孙宏斌被任命为企业部经理。孙宏斌上任后,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就建起了13 个独资分公司。到12 月,公司产品出现积压,这些分公司像泄洪一样地泄出去1000 万元的产品,让压力顿解。

这一时期的柳传志,不仅十分重用和欣赏孙宏斌,更有意悉心栽培,这在很多小事上都得到了印证:比如孙宏斌讲话缺乏逻辑,而且山西口音很重,柳传志就逼着他每天到自己的办公室讲一个故事。

甚至为了孙宏斌,把与孙宏斌矛盾很大的供货部业务经理撤去(其是老资格的创业元老),然后把两个部门合并都交给孙宏斌打理。

1990年,孙宏斌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,主管范围就是他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。他不仅拥有人事任免权,而且还可以协调分公司与集团各部门的关系。

关系恶化的导火索在于一张内部报纸。1990 年3 月初,在香港的柳传志突然发现一张很陌生的《联想企业报》,仔细一看,它不是集团的那张由他创办的《联想报》,而是孙宏斌的企业部报纸。在头版刊登的《企业部纲领》中,第一条就是“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”。

柳传志嗅出了一丝异样的气息,联想管理层以一纸"孙宏斌权力太大,结党营私,分裂联想,联想要失控!"的理由将柳传志从香港请回了北京。

柳传志回到北京之后马上进行了调查,发现孙宏斌的事情确实不是"空穴来风":外地分公司,人由孙宏斌选取,财务不受集团控制,还有人说希望孙宏斌带领分公司"独立"出去。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柳传志马上宣布:孙宏斌调离业务发展部,调任业务部任总经理。

但这个时候的柳传志仍有爱才之心,虽然孙宏斌有些失控,但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也许将他调到自己的"监控"范围之内,自己有办法让他"成熟"和"聪明"起来。但令柳传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当柳传志调开孙宏斌和业务发展部的员工开会说明情况时,孙宏斌的下属和柳传志吵了起来。而在自己的部下和柳传志之间,孙宏斌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的下属,这让柳传志彻底感到绝望。

第二天一早,柳传志亲自主持企业发展部的会议。在会上,柳传志宣布自己暂时担任企业发展部的经理,孙宏斌另作安排。从这一天开始,孙宏斌便被软禁在西山宾馆的小楼里。1990年5月28日,孙宏斌被转移到了看守所。两年后,1992年8月22日,在孙宏斌拒绝承认自己有罪的情况下,法院以"挪用公款13万元"的罪名判处孙宏斌有期徒刑5年。

在孙宏斌走出监狱大门前的第18天,他与柳传志见了4年来的第一面。那一次,一位教官派他出去买个软件,他就找了个人与柳传志联系,说是想见一面。

中午的时候,他跟柳传志在新世纪饭店楼顶上的那家川菜馆吃了午饭。他告诉柳传志自己准备做房地产代理,柳传志问他:“你行吗?有什么优势?”他便将自己的设想和盘托出。柳传志说:“如果要什么的话,我个人,包括李总,包括张总,我们以个人名义入点股,投点钱……”

其后,联想不仅借给他50万元在天津开办顺驰房地产咨询公司,还为他与银行取得联系,作为他第一个开发项目的合作伙伴,并以联想的无形资产帮他圈地、融资。孙宏斌也与联想控股的子公司融科智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合作,一起在天津、北京房地产市场上搏杀。

这两个本该怒目相向的男人,竟然相逢一笑,泯了恩仇。孙曾对媒体说:“柳总在我眼中一直是一个长者、导师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柳造就了我。”

对孙宏斌性情十分了解的柳传志,曾在孙宏斌开始全国扩张的第二年,托人传话:小孙太急了,做企业不能跑,而且在扩张时一定要注意资金链,有些话也不能说得太满了。

2004 年3 月到5 月之间,国家推出了一系列严厉的楼市调控措施,高速前进的顺驰没有坚持太久,资金链断裂,管理失控,香港上市杳无音信,私募在签字前夕撤走,孙宏斌对顺驰战略的偏执终将他陷于绝境,2006年9月,香港路劲基建通过注资的形式获得了顺驰的绝大部分股份,为了保存顺驰的品牌和团队,孙宏斌将自己12年的心血几乎是以白送的方式让出。

2007年初,身处艰难时光的孙又遇到了柳。这位老字辈创业者再一次认真地对孙讲:“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,就是有一点,太急躁了。如果把心态稳一稳,我相信你能再次起来。”

柳的话奏效了。在公众视野中销声匿迹三年后,孙在2010年带领融创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。

尽管事隔多年,联想对孙宏斌的影响依旧很大。那一段联想之旅让他刻骨铭心。那一段的砥砺也让孙宏斌相信:好企业的文化氛围是一样的。他放弃了执著,明白自己“没有这个经历可能也没有今天”。他相信那一段漆黑的人生使他的胸怀更宽广,他不再是一个较劲儿的人,既不再跟别人较劲儿,也不再跟自己较劲儿了。

孙宏斌总是说他从柳传志身上学到了很多,但他不大可能明白,他给予柳传志的远远超过他从柳传志那里得到的。如果说今天的柳传志是一个巨大光环,那么他就是那个无意中点燃光焰的顽童。

写在最后利益裹挟下,每个个体都囿于自身立场,以及名与利,或是刻意隐藏,或是夸张歪曲。人性本身更是极为复杂的,真相是最难探寻的。类似这样的故事在任何一个圈子都并不鲜见。

但也不乏超越了个人恩怨,跳出了传统的博弈和格局,这为后来的中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家提供了新的可能,也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。

或许,互联网江湖真正精彩的故事还在后头。

本文链接: http://www.yixieshi.com/51845.html (转载请保留)